• 有人把手一摊说:我是个很看的开的人。
    神色闪烁自然,骄傲无敌。
    彼人认真聆听,心想,我是否也有看的开的时候。
    你看开的得失悲喜失败与伟大,正是源于很执着的想要放下。
    其实从未看不开,才无所谓何为看开的时候。

    我自然不是很看的开的哪一种人,但是有追求亦有何妨。
    就像我很多个叠加起来的影子,小手叉腰也自有我的优雅自傲。
    叠在一起是我,分开的每一个也都不曾虚假。
    DSC00014  DSC00013
  • 2008-03-14午休 - [小情緒]

    整理了一个上午的屋子,为了迎接两个朋友下午的光临。
    有人认真的列了一份采购单,还注明了可以选择的项目,满满一张,幸福又贴心。
    春风吹进小屋,和小火炖的汤骨气味融合在一起,熏的我心里荡漾无比。
    去不成海南的遗憾总算可以化开一点点。

    我在我的Exquisite Pain上说:
    我穿红色纽巴纶像小朴一样在沙滩上奔跑的大愿告灭。
    我愿意和教务处的论文抽查拼个你死我亡,但显然路途上不止这些可怕的屏障。
    心未定,是生活最要命的对手。

    前日,和ladybirds的会面那么开怀,于是买了一套静透无比的茶具预备延续这种感觉。
    其实被风抚醉的又何止是我一人,我家小F连连说“不想下车,因为吹风的心情”
    我们都有遗憾,都有艰难的旅途。
    可美丽的是,我们是在一起吹风。
    因为她们,我不再垂恋那些迷美的不真实的语句。
    因为她们,我的虚荣小情变得不刻意掩饰欣然成就一个自在的我。

    我相信很多事在历经磨难后已在往正轨上移动,步履虽慢但是步伐坚定。

    我已经很久没有拍照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电影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想纪念册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午休了。

    但是,不久了。
    就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