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ext: Tasha(刊于2011年3月号ELLE DECO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应该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家”。在北京朝阳区大望路外露的傲气隔壁,20楼上,一打开门,安然清静让你一时间忘却了自已身在繁华的中心。

     

    梵净客厅

    古奇和墨白,家具设计师和书籍装帧师,在这个睁开眼就仿似图画的家里用心生活。所以踏入大门,便立刻能感觉到家内弥漫着的属于他们的独特气场。白墙清木,伴着女主人墨白软甜不腻的清丽笑容,一下子觉得空气中细细柔柔、挟带丝缕暖意。上好的阳光照耀在自然地木质存在上,连所置的时光也变得轻盈而透明起来。

     

    走过狭长的玄关,细窄又颜色自然错落的旧木地板漫衍至整个客厅。年轻人喜欢流淌过岁月痕迹的脚踏实地,是我们在这个家里拾掇到的贯穿始终的安静来源。这里从进门而来的一桌一椅,从设计到选料,都是完完全全出自古奇的手,那低调、雅致的“梵几”烙印正是心血的验证。好的木材得来不易,选择与这些本色之物交心,便仿佛能看到他在缔造这些作品时抚之、感之、推而又敲的匠气执着。亦很容易在不动声色间觉察到这些家具仿佛在展露某种表情,自己说话。

     

    客厅里的椅子没有一把样式重复,无论大件小件的木质家具,同样的是圆滑的手感和简洁的线条,可以看出这设计是细细研习过国人曾经辉煌的家具史,它既有中国明清家具清雅含蓄的影子,也有西方文化赋予时代的干脆畅快,这是一种真正去融合两种意识形态的平衡,而不仅仅是流于表面的“中西合璧”。因为古奇说:“我一直想用一种『真实』的态度面对生活,才能反思出现在做设计样的设计,这种出发点是我们自己是什么时代,什么文化氛围的人,而不是先以风格出发。”搭配着新木的明丽,古木的厚重调和着客厅的气韵,比如那张布着茶壶器具,随时准备为右人泡茶的正方案几;又比如那贴着油黄标签,原是上海书画图书馆存放档案的矮柜;还有那一把铁壶、一个瓷缸、一条长凳,贵的贱的都因着缘分聚在了这个客厅里。和这些有故事的器物摆放在一起,古奇设计的榫卯结构家具们丝毫不会露怯,因为它们骨中之气皆有相连。并反倒让这些看似不平凡的日常用品有了寻常的熟稔和舒稳。

     

    书房和卧室依然把这种淡泊、简单、大气却也温暖的感觉,一路渗透。书房两面整墙的大木书柜,可以给足你长久不停歇的精神养料。最惊喜的是那面靠过道的隔层书柜,把整个书房变成全通透的半开放空间,充足的阳光洒进来,皆由这面书柜和上面趣致的摆件,在墙上地上投射出跳跃的疏影斑驳。卧室跟在需要满满回味的两个分享空间之后,用木移门档去一天的杂质,是安宁的极简。大白衣橱镶嵌满墙,一点也不张扬,木床去除了所有雕饰,还原了最简单纯粹的休止。

     

    身处在这样美好的一个家里,会让人欣慰属于中国人的美感复兴并没有被遗忘,这对年轻壁人,不是只有把美粉饰在相片上,却是让它像一条涓涓细流蜿蜒流淌到每一个细节之处,比如在一幅幅墨白亲手画制的国画里,在一个个他们随处收集精心安放的玻璃器皿中,在一束束装点角落清香暗散的花草上。这种淡雅未有刻意雕琢的成分,是分明而真实的。你只能感叹有一些我们所说的“坚持”,其实只是他们生命中自然而然生就的一部分,未曾失落,又何需叹息?

     

    2008年,古奇在厦门,把咖啡馆变成他践行“家”的理想的第一步,有一天学国画又满目清澈的墨白悄然而至,古奇便把那块心中的后院搬到了北京,而同时,他的设计也在生活的柴米油盐里积累着地气。今天,这个承载着些许showroom职责的家里,让我们看到了这般生活的可能性。同好之人若有所心仪,大可以来到这个名叫“梵几”的客厅,过个缓慢的下午。这里的主人负自信,但这里的家具不昂售。“家”承载了这个国度多少关于内心满足的梦想,古奇和墨白没有那些催赶的企图心,只消能在这城市的浓浊气味里静侯自家的纯净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