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8轻风茗月 - [心頭好]

    那边厢的SPACE,我开始胡言乱语三两句。
    但这里,我还是要仔仔细细经营的。
    只是很多时候疏于抬笔,
    那么多美好的评论都未曾回复,看了别家的心意,心里是欢喜的,回复就容易不安,越想细细思量就越拖延时间。
    昨日开始看林语堂先生的《轻风茗月品女人》了,
    才翻看序言,就有感得不得了,急急上来表达心迹。
    结合我最近的行为种种,越是觉得林先生的概括归总是上上哲理。

    他讲一个女人的本来面目是:
    第一,女人确然是个人主义者,但不能说她自私;为什么做妻的,往往为了本身的打扮,使许多丈夫难以负担呢?或不允负担这笔开支而挨骂呢?她不太自私吗?但是你要知道:她就怕在时装打扮方面落伍了,她争妍斗丽,也有她的苦衷,除非她是个有名望及地位的,尤其是她个人有造诣或成就,否则她只好把个人的表现缩小到这个圈子内,不希望太落伍,我们对这种动机,该有深刻的看法才对,女人的嫉妒心最重,既然别的比不上人,连这一点修饰和打扮,也不如人,又是多难堪啊!她要表现作为一个人的优越点,起码也得打扮起来吧!
    第二,女人喜欢收到别人的景仰。她常怨丈夫不带她到外面去,原来她要别人看看她。试想,连这一点虚荣都要取得,她要受到别人更多的景仰,自在意料之中。
    第三,女人具有占有欲。她们除对至亲或至爱的人以外,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是不轻易割爱的。她们对男子有专一的爱情,如果丈夫是心上人,自然要拿出全副精神而加以占有。
    第四,女人必须被人爱的。她要求她心爱的人专心爱她,比世界上任何的东西还要爱,这才是她被爱的理想表现。凡是可以表现这种爱的事物任何事项足以表示一种对她示爱的安排和表示,她都感有莫大的兴趣,成为她乐得接受的一部分。

    这些话该写了有半个世纪了吧,但女人终究女人,总也逃不开上述的事。
    既然是这样,我也就记下它们,下次犯起来的时候坦坦荡荡。

    还有一句,此篇用它结尾,我爱的女人好像确实都应了它:
    魅力应是一个会心的微笑加上美好的品德,见了面和蔼可亲,当对方说话时,总是聚精会神地聆听与领域,她自己的谈吐也是娓娓动听,举止活泼且有朝气。